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我擅长弯道超车 > 第41章你在吃什么

我擅长弯道超车由笔趣阁(m.aibqg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“您是什么时候到的?”
震荆棘在接到消息后就打电话通知了福尔墨。不过福尔墨距离较远,说是会比震荆棘他们来的要晚些。
“刚到十分钟,我跟珊黛儿简单了解了案情,然后就沿着脚印搜索了一下,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,就找到了这里。”福尔墨解释道。
“那个……,您刚刚在……。”
震荆棘目光落在福尔墨的嘴角,这里还残留着一丝细微的红色污迹。
“我看尸体身上的土与地上的土质稍显不同,就试了下湿度,确认了这应该是从地下挖出来的土。……另外,这些尸体的死亡时间在1-5天,且都经过殓妆处理,你最好去找工作人员确认一下,看看他们是不是最近在这里下葬的人。”
福尔墨意识到自己嘴角有东西,用手擦了一下。
是土啊,还好……不,就算是土也很变态,那可是尸体身上沾的土,正常人怎么会想去试那种东西……曹风视线从福尔墨的嘴角挪开,然后又想到了更关键的问题……这个福尔墨并没从我这里听到案件过程,就直接先我们一步找到了丢失的尸体,还推理出了大半正确的内容,换成我肯定做不到……我果然跟正牌‘侦探’有不小的差距。
“其实,他们就是从棺材里被挖出来的,我当时在场。”曹风开口道。
“你是……,曹峰?”福尔墨第一次见曹风。
“对。”
“你是今天给家人下葬时察觉到了什么线索,于是才守株待兔等到现在来确认的?”福尔墨想了一下问道。
福尔墨得到的资料不多。
曹风晚上快7:30的时候打电话报案,说是自己遇到了砍旗他们一伙,还击毙了一个,电话里并没有多说。而刚刚的问题,是福尔墨自己推理的,所以才需要跟曹风做确认。
“其实是我朋友想感受一下晚上墓园的气氛,这才留下的。”曹风谦虚的说道。
他怕福尔墨问自己,白天到底看到了什么感兴趣的线索。
这个他答不出。
“影臧的案子我就听说你了,你很厉害。”
福尔墨笑了一下,并且伸出左手。
他听出曹风不想解释,得出这是一个谦虚小伙子的结论,没再追问。
那个……,你刚刚摸尸体用的是右手吧?应该是吧……曹风觉得这种话不好直接问福尔墨,不伸手又太不礼貌,只得催眠自己,让自己相信对方的手很干净,然后伸出左手,跟福尔墨握了一下。
“久仰大名。”曹风道。
“福尔墨先生,您对这个案子怎么看?”震荆棘问道。
“我认为他们应该同属于一个隐秘组织,这个组织需求尸体与特别加工过的心脏,来达成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。同时,他们做事十分小心,留下迷惑手段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的真实意图,肯定所图不小。”福尔墨道。
“我也这么认为。”
震荆棘赞同的点点头,觉得福尔墨的分析跟自己差不多,并得出了自己与‘侦探’福尔墨的智商在同一水平线的结论。
“另外,关于心脏的问题,我觉得有两个点你们应该注意一下,第一是‘直系亲属’,第二是‘污染’。”福尔墨又道。
“直系亲属?污染?”
震荆棘揉了揉太阳穴,这两点在警队里并没讨论过。
直系亲属的话,震荆棘想到了曹峰一家,虽然当天死了5个人,但曹峰嫂子其实并没有被替换心脏,难道因为她并不是直系亲属?
好像还真是!
可污染是什么?
震荆棘百思不得其解,然后推翻了之前的旧结论,重新推倒出一个新结论——自己的智商怕是比‘侦探’福尔墨要少那么一丢丢。
与震荆棘不同,曹风听到这两个词后,心里说了三遍‘卧艹’。
之前影臧给自己留的那张纸条就提到‘直系亲属’四个字,为了洗脱嫌疑,曹风从来没跟任何人提起过,但印象肯定是十分深刻的。
至于另一个词:‘污染’。
‘不洁之心’不就可以理解成被污染过的心脏吗?
系统只提到这个词,却从没给曹风解释过,所以曹风也没往深了想。
现在被福尔墨提示,曹风终于知道自己遗漏了重要的信息,开始认真思考福尔墨到底从哪看出来所谓‘污染’,然后……他没想明白。
怎么就污染了?
“污染是什么意思?”震荆棘问道。
问得好,我也想问……曹风抬起头望向福尔墨,准备放弃动脑。
“我在思考一件事,按照笔录中曹峰的叙述,影臧打算用曹峰的身体作为祭品来达到某种目的。……他的目的,现在看来应该是对曹峰直系亲属心脏进行的某种加工。……而这种加工,我推测可能是一种污染。……当然了,这个思路并不成熟,因为如果真是污染,那么影臧可能会要求曹风,直接或间接完成对亲人进行某种伤害。”
福尔墨说话的同时余光在看曹风的表情,似乎想要从曹风脸上看出点什么。
但曹风沉浸在福尔墨提出的内容中,对此并未察觉。
污染?某种伤害?
等等!
安眠药!
曹风心里咯噔一下。
他突然想起潘华给自己安眠药的事了。
最开始曹风觉得潘华可能是没什么杀人能力,才需要安眠药辅助。……交手之后曹风发现潘华杀几个普通人其实不成问题,于是曹风又给自己找了一个新的理由,觉得潘华可能怕杀人时候动静闹得太大。
因为事情已经解决,所以曹风就没深入的去想这件事。
但福尔墨现在这么一提,曹风终于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:
不洁之心。
为什么会不洁?
因为他们其实是被自己的直系亲属亲手杀死的,是被污染的。
所以,潘华给曹峰的有可能根本就不是什么安眠药,而是杀人的毒药!
完了!
福尔墨在试探我!
“您说的这个可能性有多高?”震荆棘开口,打断了曹风的脑补。
“概率不好说,仅作为一种思路。”
福尔墨回答完震荆棘后,不着痕迹的对曹风点了点头,同时露出一个很和善的笑容。

笔趣阁(m.aibqg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我擅长弯道超车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aibqg.com